人权动态
返回首页>武慧敏: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实习报告

2016年5月末,在炎炎夏日尚未席卷北京之际,我在满怀憧憬与隐隐忐忑中抵达日内瓦,开启了为期三个月的实习;
2016年9月初,在滚滚热浪逐渐退去北京之际,我又在万般不舍与殷殷期待中挥别日内瓦,为此次实习画上了句点。

想起在日内瓦时,每每看到朋友圈里花样吐槽北京的酷暑,同租的姑娘总会戏称此行三月实为避暑之旅。玩笑过后,回首这三个月,想分享的东西很多,却提笔踌躇,恐怕写不尽这段经历的奇妙与美好。

 

人权高专办简介

人权高专办,作为一个相当重要的国际人权机构,具有非常庞大且复杂的系统,寥寥数语很难将其运行机制解释清楚。在正式着笔之前,我还是想先对其略作介绍,以便接下来更清晰地叙述我的具体工作内容。

 

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简称“人权高专办”,是联合国秘书处的一部分,全权领导联合国人权方面的工作,除根据联合国大会决议、《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等人权文书的授权开展其工作以外,还为联合国其他人权机制提供支持,致力于促进和保护一切人权。人权高专办总部坐落在瑞士日内瓦威尔逊宫,其下设有四个主要的司:研究和发展权司(RRDD)、人权条约司(HRTD)、外勤业务和技术合作司(FOTCD)和人权理事会和特别程序司(HRCSPD)。实习生所接触到的工作主要是围绕前述第四个司展开的,包括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普遍定期审议及条约机构的相关工作。而我此次实习是在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部门(Special Procedures)。

(威尔逊宫近莱芒湖一侧)

 

特别程序,是一个独立人权专家机制,也是联合国人权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任务是在人权高专办的支持下开展国家访问(country visit);通过发函(communications)提请各国及其他行为者关注指称侵犯虐待案件以回应个别案件及更广泛的结构性问题;撰写专题报告(thematic report)和组织专家讨论会(expert consultations);促进国际人权标准的发展完善;从事宣传活动;提高公众意识;为技术合作提供咨询意见等。特别程序每年向人权理事会作年度报告(annual thematic report),大多数任务也向联合国大会作报告。


 

特别程序下设专题任务(thematic mandate)和国家任务(country mandate),分别从专题角度或具体国别角度对人权问题提供建议和报告。据最新数据显示,到目前为止,特别程序共包括39个专题任务和14个国家任务,而这些任务又被分配到各个部门具体执行。我所在的部门主要负责七个专题任务:法外处决(summary executions)、酷刑(torture)、反恐(countering terrorism)、宗教信仰自由(freedom of religion or belief)、隐私权(privacy)、任意逮捕(arbitrary detention)、强迫失踪(enforced disappearances)。我的工作主要集中在“酷刑”这个专题任务之下。接下来我会做详细介绍。

 

备注:由于不确定对于上述专用名词的中文翻译是否到位(关于这个问题,我特别咨询过部门里一位来自中国的正式员工,例如mandate这个词,很难给予它一个特别恰到好处的中文翻译),故我加入了一些英文表达,以便理解。

 

工作汇报

实习正式开始是在6月1号,我提前一周抵达日内瓦适应环境、调整状态,并且在31号就去单位报到,想着提前一天把行政手续办好1号就可以直接进入正式工作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不合理的,因为我没有提前预约就贸然提前去,对他们来说是在计划之外的,给他们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人力部门的Yula非常好脾气,在我向她解释了我的初衷之后,她表示理解并很耐心地帮我办好了手续。1号早上我早早抵达威尔逊宫,恰好当天负责实习生管理工作的Brenda和Nathalie都在家工作,我临时“寄住”在Brenda的办公室,也因此认识了后来对我帮助很大的Yiyao(上文提到的来自中国的姑娘,高专办的正式员工,已在那里工作六年)。Yiyao带我熟悉了威尔逊宫的环境,又在下午茶的间隙事无巨细地向我介绍了从工作到生活的各个方面,真真正正的feel at home,之前的紧张一扫而光。而大boss Christophe的平易近人,轻松的聊天氛围以及第二天部门例会上各位部门同事的热情欢迎,让我倍感幸运,也对接下来的实习生活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特别程序部门的朋友(从左到右):Brenda,Yiyao,Morgan,Andrea)

 

第一周我的任务有三个:首先是阅读工作材料,了解各种信函(communications)格式和国家评估报告(country assessment report)的结构,这也是我三个月以来的主要工作内容;其次是熟悉各种数据库(这个过程要特别感谢好朋友Morgan的帮助),以备将来迅速检索到目标材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对工作内容有整体把握之后找到自己的兴趣点,即确定自己想做的专题任务。人权高专办给予实习生非常大的选择自由,不是直接分配任务,而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综合考虑部门的工作之需和实习生的研究兴趣,作出最佳安排。我选择的是比较需要人手而我又非常感兴趣的“酷刑”专题任务,更幸运的是,我有两个非常体贴又负责的指导人——在日内瓦的Sonia Cronin和在华盛顿的Andrea Furger。从第二周开始,我就进入了日渐紧张的工作节奏。我的工作主要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起草信函(Communications)

 

这部分工作主要在Sonia的指导下进行。信函(communications)是在收到来自个人或非政府组织的来文(submissions)或投诉(complaints)之后,对其真实性、可处理性以及轻重缓急程度进行判断、整理之后,由一个任务授权人(mandate holder)单独或几个任务授权人联合给被涉政府或其他主体发送的函件,要求其停止某种侵权行为或对特定问题作出解释,敦促其履行基于某项条约或其他文件下的人权保护义务。根据轻重缓急程度,信函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紧急呼吁(urgent appeal, UA),另一种是其他信函(letters of allegation, AL)。根据信函涉及的专题任务,又有单独发送和联合发送之分,以联合发送居多,因为一种行为往往侵犯多种权利。Sonia考虑到我初次接触实际工作,让我起草的第一份信函是只涉及“酷刑”专题任务的AL。要起草信函,首先得从叙述事实的白话中“诊断”出关键的法律点,然后对症下药,这是我认为比较困难的部分。我在数据库中下载了好几篇以往发送的信函,但由于没有对应的来文,我很难把握这个“诊断”过程是如何进行的。于是我求助于好朋友澳大利亚实习生Ellie,虽不在同一专题任务,但工作性质是类似的。她把之前起草并被采用的一份信函及对应的来文打印出来给我,对照阅读让我很快理清了其中的思路。这份信函涉及的国家是阿联酋,涉及的人权问题是主要是该国某监狱条件未达“曼德拉规则”规定的标准,有关司法工作人员怠于调查和处理在押人员反映的遭受残忍、非人道待遇的问题,侵犯在押人员的包括被探视权在内的其他权利。理清法律点,接下来的起草过程就比较顺利了,只需要对照“酷刑法典”(Codes Torture,每个专题任务都有各自整理的法典,类似于一个模版,对于相似的问题可以直接拿来用)根据既有框架填补内容就好了。在提交信函之后与Sonia的面对面交流中,得知她对这份信函很满意,只有个别用词需稍作修改,并肯定了我的“诊断”思路,让我深受鼓励。接下来,又断断续续起草和修改了涉及澳大利亚、埃及等国家的AL和UA,熟能生巧,接下来的撰写轻松了许多。

 

第二部分:撰写国家评估报告(Country Assessment Report)

 

这一部分主要在Andrea的指导下进行。由于Andrea在华盛顿,我和她在第一次电话交流之后,主要通过邮件联系。负责“酷刑”专题任务的团队于2016年10月(开始撰写报告是在六月下旬)赴土耳其进行国家访问(country visit),而每次国家访问之前都要对目标国家的整体概况、法律体系以及与专题任务相关的特定问题等方方面面进行细致的评估,然后出具评估报告,给即将访问目标国家的工作人权提供参考,也让其对需要特别关注的问题一目了然,有的放矢。我的报告主要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国家背景,地理、文化、经济、外交关系这些方面比较容易整理,但行政系统、公共机构以及刑事司法系统等具体制度方面着实让我头疼了一番。要对一个国家进行评估报告,既需要有宏观上的把握,又需要有微观上的了解,理清其整个体系。而很惭愧的说,我对于土耳其这个国家的了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切从零开始。报告既要全面,又要精炼,写进去的内容必须是重中之重,这就需要一个去粗取精的过程,而要取舍,首先得对手头资料充分熟悉。网络上可以查到的资料浩如烟海,若把资料都读一遍再写报告,恐怕访问都结束了。因此检索工作需要必须要有针对性。在撰写“权力分立”部分时,我把重点锁定在土耳其的宪法文本上,以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和权威性。但宪法文本往往十分精炼,这就需要围绕宪法文本检索相关的解释、分析,让内容丰满。在撰写“法院系统”这一部分时,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难题:土耳其的法院系统并不复杂,但却十分庞大,要全部用文字写入报告,会导致次要问题占据过长篇幅。在一再删减、梗概还是太长之后,我决定用图表取代大部分文字,再略作叙述,清晰明了,Andrea对此非常支持。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分别是与人权(特别是酷刑)相关的立法及主要法律问题分析,也是报告的主体和关键部分。这两部分的撰写主要参考高专办数据库里各种专题报告、汇总、会议记录以及包括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等人权组织的报告及土耳其有关媒体的新闻报道。由于土耳其政局动荡,我的报告也需要不断修改,不断添加新内容。Andrea给我反馈的邮件里常常写到:“Dear Huimin, you know… happened in Turkey…, please include…” 尤其是土耳其政变事件之后,对全面禁严、法律条款减损等决定的合法性分析相继纳入报告中。这一份国家评估报告,几乎贯穿了我整个实习期的始终。 而在撰写过程中,尽管有时差,Andrea总是尽可能在第一时间反馈,我感激她毫不吝啬地称赞,更感激她对不合理之处一针见血地提出质疑,让我进一步确认,或是在把修改好的文档发给我的同时附加一份加了批注的,以方便我对照学习。

 

第三部分:其他

 

除了上面提到的两大主要工作外,我还参与了上文提到的“酷刑法典”每年一度的重新编纂,对来文/投诉第一阶段的筛选等工作。在每季度一度的人权理事会会议召开期间,Sonia除派我去参加与“酷刑”主题相关的边会(side events),汇总信息资料纳入本专题任务之中,也鼓励我多去参加其他自己感兴趣的边会,在万国宫20号会议室里,我不仅听到意义深刻的人权议题,还见证了人权不那么严肃的一面——来自世界各国的代表为了在“服装选秀大赛”中获胜,唱着跳着,一派热闹又美好的景象。

 

心得:

回首这三个月的工作,我称之为一场“洗礼”。当书本里的“人权”一跃进入生活,当真真切切地接触人权案件时,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我大步向前。当然,生活并不总是“阳光明媚”,也有“灰暗”的时候。当明知道有的政府对很严重的人权侵犯现象置若罔闻,却还是只能“建议”“强烈谴责”时,我会有种无力感,会质疑自己的所做的工作能否发挥作用,但也会在看到威尔逊宫门口为纪念为人权事业献出生命的高级专员而摆满的鲜花时再次充满希望和斗志。人权高专办的工作,像日内瓦晴朗天气里的一束阳光,温暖人心;更像日内瓦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荡涤思想。

 

而日内瓦的生活部分,我将其定义为一场“旅行”——从一个人漫步于阿纳西,两个人在卢塞恩喂麻雀,三个人在里昂各景点打卡,到四个人寻找两河交汇,五个人在洛桑细数奥运故事、在少女峰打雪仗,再到八个人在莱芒湖畔看夜景玩游戏;从初进实习生办公室怯生生地自我介绍,到午餐时间天南海北地聊天,到一群人在湖边聚餐或在某个同事家聚会,再到离别时红着眼睛说“以后一定会再见”——旅途中不仅看到了许多别样的风景,更结识了一群可爱的朋友。

 

(威尔逊宫一楼实习生办公室部分实习生合影)

 

结语

人权高专办之于人权法学生,就像人大法学院之于法科生,有特别的意义。而身为人大法学院的人权法硕士,有幸在人权高专办实习三个月,是值得铭记一生、感恩一生的经历。特别感谢助成此次实习的陆海娜老师和Christophe,感谢人大法学院和金杜海外实习奖学金,感谢陈磊老师、闫芳老师、孟晗老师对我出国及国内事宜的帮助,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鼓励和帮助。愿人大法学院、人权中心及所有人大法律人未来一片大好!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5 RUC.EDU.CN 京ICP备05066828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主办,邮箱:hrc_ruc@163.com